只要有一瞬 现在这一瞬
我还能呼吸的话
 
 

短打.

“我总是败给你。”


柒背着梅花十三走在泥泞的山崖边的某个瞬间,他的耳朵收到了这样一句话——细弱又充满不甘,且在落下音节后无力地将额搭在了他的肩头。少年悄无声息动了动喉结,似是准备回应点什么。可最终还是没有。


此时天空正嚎叫着下雨,柒的外套盖在梅花十三的背上,单薄的白色衬衣混着血和汗还有雨水黏在柒胸口,冰凉的像是要直接冻住他的心脏。他除了感觉到雨滴像铁块般落在身体各处外,只有背上虚弱跳动的温热和喷在后脖颈的气息。他瞟下眉眼,还能见那双搭在肩膀上伤痕累累的纤白胳膊。



柒从来没有这种感觉。

世界上仿佛只剩下落在身上的雨点和背上的心跳。一步一步,都像是踏在磁铁上。

落得急,不复抬起。




山没有尽头。

像是这莫须有却杂草般疯涨的感情。

03 Oct 2018
 
评论(15)
 
热度(79)
© 咕哥不骨 | Powered by LOFTER